首页-会员之声

 

奥一网董事任天阳:论网络民主在中国的可能性

http://www.gdwlwh.org.cn2009年12月21日 17:06:59来源: 南方网

  互联网在中国的意义已经超越技术和商业的意义。是无心插柳,却正演变成不可逆转的大势。中国的互联网正在探索门户、即时通讯、搜索、垂直、电子商务等商业模式,在这些领域也已经形成了像腾讯、新浪、百度、阿里巴巴等成功互联网企业。而互联网带来的另一重大附加值:网络民主的产生,即基于技术的制度变革和思想进步。
  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与奥一网等网友见面时,首次以高级别官员身份阐释网络民主,他说"党的十七大提出要坚定不移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要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充分利用好网络民主这个平台,对于有效保障和实现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对于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各种形态的网络民主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网络的胎盘正哺育着中国公民社会的发育,网络民主也将成为中国社会民主的训练基地。对于网络民主的可能性还有不少人持怀疑态度,甚至相反的态度。但近三年来,网络民主在中国的实践,尤其在中国推进政治文明,表达民意,扩大公民有序参与公共事务方向,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而这一现象区别于网络在其他国家的价值。
  本文拟从网络民主在中国的发展现状、网络民主对中国公民社会发育的孵化、网络民主在未来中国的走向等方面述及。
  一、网络民主在中国的发展现状
  何谓网络民主?网络民主是随着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发展而兴起的一种新型的政治参与手段和模式,主要指人们通过互联网实现价值观和政治立场的交流,集中和反映,以及政治意愿的表达等。常见的形式有电子投票、电子论坛和电子竞选。民主一般是指公民通过平等而有效的选举及其他参与方式,参与和影响重大政治决策,实现全体公民或大多数公民的利益,实现人民主权的政治过程。"多数裁定"是民主的基本原则。
  1996年2月9日发表的《赛博空间独立宣言》认为:"在这个独立的空间中,任何人在任何地点都可以自由地表达其观点,无论这种观点多么奇异,都不必担心受到压制而被迫保持沉默或一致。"《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蒂对网络基础的TCP/IP协议解释道:"一个个信息包各自独立,其中包含了大量的信息,每个信息包都可以经由不同的传输路径,从甲地传送到乙地……正是这种分散式体系结构令互联网络能像今天这样三头六臂。无论是通过法律还是暴力,政客都没办法控制这个网络。信息还是传送出去了,不是经由这条路,就是走另外一条路出去".互联网的精神是开放、平等、公平、共享,这种特质与民主精神惊人的一致。网络在中国发展时间仅10余年,已经显示出新技术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动力。目前人气最旺的门户、新闻、社区网站,已经成为网络民意的风向标。重庆钉子户、华南虎、抗议CNN,均凸现出这些网站惊人的聚合力,天涯、西祠、凯迪等社区网站,成为中国人表达的乐土,自由言论的释放地。在网络民主的发展过程中,网络社区是最重要的网络产品,也最能体现网络社会的原生态,网民的自治自律也主要在社区里,从总斑竹到小斑竹,网络社区实现了层级民主治理。因而,凡是人气旺的网站,必定有一个成熟的粘度很高的社区。其次,是基于Web2.0的博客、圈子的网络产品,使网民以自己为中心,把网络变成自媒体,这也是网络民主最重要的载体之一。
  网络民主产品在中国网站的实践归纳起来有如下方面:
  1两会问总理。近三年来,每年全国两会,国内大中型网站纷纷推出有话问总理,据统计仅仅国家级别网站就有过亿点击,跟贴数百万条。本身全国两会已经是中国政治生活中互动程度最高的民主活动,网络的加入,让各级两会成为网络民主实践的开始。以致每年的总理记者招待会,总理开头总要交代网民提问情况,足以看出网络民主在两会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2代表委员开博客。不少代表委员开博客,并通过报纸等传统媒体公布于众,像孟浩、杨一平在奥一网开设的博客。代表委员博客成为他们收集民意,听取民声的重要渠道。在孟浩等的博客上,可以看到随时出现的网民给他的留言。如果说有话问总理是基于Web1.0的网络民主,那么博客现象是中基于Web2.0的网络民主。
  3代表委员官员在线访谈。这种形式已经成为各大新闻和门户网站传统手段。也是典型Web1.0的网络民主产品。
  4官员与网民在线聊天。像最近上海市长韩正直接与网民在线聊天,倾听民意,实时回答市民问题。
  5官员与网民见面会。像汪洋书记、黄华华省长与26名网民的珠岛见面会。这一类则是线上线下互动,现实与虚拟结合。是目前中国网络民主中最具价值最具实效最具影响的形式,不但对网民参与公共事务以极大鼓励,而且对社会民主的发展直接推动。堪称中国网络民主的里程碑事件。应该属于Web3.0形式的网络民主产品。
  6官员通过网络或问计或拜年。如最近江西省委书记苏荣通过网络问计网民,谋求江西发展大计。又如湖南、广东等多个省的书记省长春节网络拜年。
  7官员述职网络视频直播。如湛江的县区书记向市委全会述职,通过奥一网向社会提前公布述职人的述职报告,并现场直播述职全过程,当场公布票数。网络直播极大提升了述职的透明度,让网民充分参与,与官员完全互动。体现网络交互技术对民主的直接推动。
  8政府重大项目、政策、法规出台通过网络公示,听取社会意见。
  9重大公共事件,网民强势参与,表达诉求,形成风暴般的网络舆论。导致政府改变策略,如重庆钉子户,华南虎,厦门PX项目等也是以网民为中心的网络民主。这类民主是网络媒体价值的体现,与传统媒体的舆论价值性质一样,不同的是其传播速度、互动传播、传播范围非传统媒体比拟。目前网络舆论释放的能量已经成为干预社会、干预政府决策的重要力量,是推动中国网络民主最真切的力量,是中国网络民主最丰厚的沃土,是中国网络民主最原生态的体现,是中国网络民意最淋漓尽致而集大成的汇萃,也是中国网络民主的根基血脉所在。在社区论坛、在博客、在新闻跟帖,你才知道什么是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什么是呼声,什么是人民。
  以上9种形式是网络民主目前在中国的体现形式。当然,网络民主也还有其他形式,如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在红网论坛用实名注册,发帖向所有红网网友拜年,汪洋使用QQ号,广东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开博客,铁道部新闻发言人以个人博客辟谣等等。可以预见,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对政治、社会的全面渗透,将来还会出现新形态的网络民主产品。
  二、网络民主对中国公民社会发育的孵化
  30年改革开放,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中产阶级的崛起是一个社会公民的孵化期。网络的发明与使用,成为中国公民社会的孵化器。而公民社会的崛起正是民主社会的崛起。
  1网络的信息开放使人民获取信息的渠道拓宽。传统媒体的单一传播渠道已经淹没在网络的海洋里。对同一件新闻的不同声音评论也已经为中国人所习惯和渴求。网络让人民了解更多真相,发出更多声音。而网络舆论的自由是网络民主的根基,是培养网络公民到社会公民的基础。
  2网络的自媒体,使网民发表言论成为现实。网络自媒体如博客论坛圈子等WEB2.0形态的网络媒体,使网民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可以发表新闻并传播。
  3网络民主可以提高公众的民主意识。政治参与本身就是民主实践的重要形式,是培养现代公民,孕育包括民主意识、民主习惯、民主技能在内的民主文化的重要途径。公众只要拥有电脑,就可以轻易地介入政治生活,了解政府各种非机密信息,查询政府服务计划及实施情况,有效地参与政治生活,公众对政治生活的影响也会逐渐扩大。网络民主可以培育公众的政治责任感。网络自身的交互性,使网民在网上与省委书记见面,远比面对面的见面容易得多,公众的权利义务意识在这一过程中得到巩固和提高。通过参政,他们对公共事务会有了较多的了解,会感到政治参与是一种不可让与的权利,同时又是一种不容逃避的责任。
  4网络民主还有助于塑造公众独立的政治人格。利益表达是政治参与的一种重要方式,是公民个体作为价值主体对自身利益的一种积极追求与维护。利用网络参与政治使公民可以更自由、更直接、更方便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表明自己的政治情感,并与其他参与者进行自由的交流。
  5网络民主对网络公民的锻造。网络社会是虚拟的,网络的匿名性、分散性使网络信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网络利弊同在,网民同样有文野之分。而网络民主的推进必须有公民精神的网民群体为基础,否则网络民主将演变为网络暴力,网民将成暴民。如何锻造富有责任感和独立政治人格的网络公民,需要网站从独立正义公平价值理念出发,把网络变成社会公器,而非简单的宣泄机器。应该说网络公民的熏陶很大程度上是在熏陶社会公民。奥一网目前致力于网络公民建设,从岭南十拍到珠岛灌水,均是这一理念的体现。
  在前民主社会向宪政的转型途中,民主不妨首先从网络开始,由虚拟世界逐步走向现实世界。只有网络上我们才能听到传统媒体上未必能听到的多元的声音。因此,用网络民主养成社会民主或者带动社会民主,应该是践行民主诉求的一种策略或途径。这就是网络民主在中国的价值。
  三、中国网络民主的未来走向
  中国民主政治的推进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历史已经证明照搬西方的民主模式在中国是行不通的。民主政治发展过程依赖物质文明与国民素质的提高。历史教训证明,在中国并非越快越好,欲速则不达。以网络技术的普及带来的生产关系与制度的变革为背景,中国应把握这一趋势,以网络民主为抓手,以网络民主带动社会民主,是中国民主政治发展的一条可行之路。未来中国网络民主的发展,应尝试建立网络民意平台、民意数据库,广泛利用蓬勃兴起的民间门户和社区、新闻网站所传达的民间诉求……网络最大特点就是互动和个性。网络民主的方向应在政府与民间多元化互动上发展,包括线上线下互动。
  1.大力培育与扶植利用中国民间门户、社区、新闻网站。使之成为网络民主最重要载体。尤其使网络民意深深植根于这些支撑中国网络民意的区域性网站。
  2.公布公共事件公共政策,充分倾听网络民意。
  3.通过网络选举和述职。实行网络投票。
  4.政府领导人就重大公共问题约见网民。定期在线回答网民问题。
  5.建立网络民意数据库。就网络民意数据分类开发使用,作为政府109决策,掌握社会舆情依据。这一基础工作如果扎实推进,将改变政府广泛吸取民间智慧,民间思想。真正实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工作路线。同时使政府决策建立在真正的民意基础上。
  6.建立网络信访平台,把信访搬到网上,建立快捷反馈机制。
  7.建立网络匿名举报平台。网络民主的发展依赖现实社会民主的发展。网络终究是一种工具,靠网络自然推进实现民主是不可能的。在推进网络民主的同时,现实层面的政治变革、司法独立性的增强、专业性意见对民主的平衡机制,都是更为重要的方面。(作者系南方都市报常务副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