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

 
 

任天阳:广东网络问政为何引领中国

http://www.gdwlwh.org.cn2011年12月8日 10:13:56来源: 奥一网

 

南方都市报常务副总编、奥一网董事、凯迪网副董事长任天阳演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网友,非常荣幸,今天我们在广东省最高的学术组织——社科联举行“网络文化建设与社会管理创新”关系探讨,我认为找到了源头。因为社科联是社会公益组织,是各种社会团体和组织的挂号单位,要注册社会团体社科联是我们的上级单位。网络文化与社会管理创新应该说是一个新锐而且是迫切和严峻的话题,内涵很厚重,外延也很广阔。它的本质正如莫部长刚才所讲,中国如何用新技术破解转型期中国的社会难题,应该是这样的问题。

在社会治理的方式上,中国的传统是尊崇人治的,西方的传统是尊崇法治,我认为还应该有第三种方式,就是用技术来治理社会。网络是传统和技术的交汇点,作为最先进的科技力量,网络、网民、网络文化在最近的几年一直在倒逼中国的思想启迪和改革深化,可以说,“懂网”已经成为各级官员任职的基本素质,这个是在全国包括中西部地区都已经是非常普遍了,最近看到银川市政府的微博问政也在引领中国。广东的网络问政能够引领中国,这种趋势在中西部地区也在发展,任何一级官员不可能不懂网络的预警,对于民间来讲,公民将通过网络直通政府。媒体搭建平台,让官方和观众进行互动,也丰富了网络文化的内容,所以网络问政的“蝴蝶效应”正在改变中国的话语领地和中国社会的基本生态。

讲到广东的网络问政,在2008年以后,广东出现了一些新的网络问政事件,刚才莫部长和专家学者都有谈到。这里有几个路径,从2007年开始,应该说是广东网络问政的发育期,从新一轮思想大解放到新一轮的大发展,这是广东网络问政最早的起步。到后来网络问政形成了制度化,我们所做的“龙剑血帖”、“坪新清产业园示范区”、也包括我们所做“珠三角规划纲要群众论坛”——我们有一个网友是来自深圳的专家,上午参加了珠三角规划纲要和汪洋书记的互动提出建议,下午的省委常委的会议上这一建议被得到采纳,这是网络问政非常典型的案例。包括我们所做的“网民论坛”,“南方民间智库围观会”,还有省委宣传部指导下的“幸福广东工人农民论坛”等,网民问政议政的声音得到充分传达。

目前广东网络问政是常态化、制度化,包括网络发言人制度,还有省委办公厅的交办会、网上信访大厅;省公安厅推出公安微博——平安南粤现在的粉丝数量应该是在120万到130万之间,是全国第一;也包括黄部长所讲的由惠州黄业斌书记倡导的惠州在线,还有书记微博和党政领导信箱等等;也包括南方网和奥一网推出的网络问政平台。就广东来讲,网络问政从上到下,呈现了综合发展的格局,广东网络问政现在已经形成了“广东范式”,它的特点是突破了传统单项性的金字塔,就是从政府官员高高在上,现在变成了既自下而上也自上而下的格局,从点到面,从线上到线下,网络格局形成了扁平化的发展,公众和政府之间已经形成了互助、互信、互补的格局。

我今天讲的广东网络问政为什么可以引领中国,通过几年的实践,有以下几点提出来跟大家交流。

第一,广东网络问政是具有国际视野和政治远见的政治家,基于对转型期中国国情的深刻洞察,主动顺应时代的变革之举;

第二,网络问政是广东解放思想改革开放重要的平台,大家都知道,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发源地,三十年之后的网络问政我觉得是最有精神,或者是最有血脉的重要的延续;网络问政是广东倒逼改革的主要平台。汪洋书记主政广东后,他提出的观点是广东仍然需要改革开放,所以是倒逼改革。广东可以引领中国,重要的因素包括是转型期的广东积累的问题比较早,爆发的问题比较早,因此网络也成为比较早的舆论的热点和推动力,改革开放以后,广东的中产阶层发育得比较早,他们的素质比较高,很多的网络意见领袖,积极的参与公众事务,表达强烈的诉求,汪洋书记几次见网友中,里面有广东社会创新和各方面改革的知名人物。广东的网民众多,通过网络产生的意见领袖、新社会的意见阶层和新社会基层新的产业工人成规模的崛起,这在其他的省是没有的。

第三,新技术和生产得到了完美的结合,新技术和新思想概念的融合,历史经验也证明,思想和技术的结合,将释放出巨大的能量,结果是生产力大幅度的提升,还有社会改革空间极大的破坏。

第四,广东的网络可以引领中国,广东的政要具有国际视野和政治远见,历史同样证明在社会变革重要的时期,需要杰出的政治家、战略思维和远见的人主导改革。

第五,具有独立价值感和使命媒体的推动,广东是第一网络大省,也是中国第一媒体大省,广东媒体的新闻理想和独立价值观的追求,成为催生和传播网络问政重要的渠道,这是区别于内地。

综上所述,从网络问政到网络文化,再从网络文化对社会管理的创新,我认为第一点通过网络对社会情绪得到宣泄,第二,通过网络自身的聚合功能使社会组织成为以网络为纽带,建立社会组织成为现实,第三,网络以低成本取得了很大的效益,这个适合中国的国情,同时也改变了政府的管理方式和群众的表达方式。

最后我的结论是,中国应该是将上网权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政府应当鼓励中国人更多的使用互联网,中国以法治国、以德治国,还要以网治国。谢谢各位!